betway必威登录

【文化印记】吉林乌拉文化——让你着迷的过往

  近些年,因为被关注,吉林乌拉文化的神秘面纱,正在一点点被揭开。历史便是如此,越是深入,越是着迷。

  说到吉林乌拉就不得不说打牲乌拉,它的存在似乎是乌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原为海西女真乌拉部的乌拉城,在吉林市西北的乌拉街,东北依丘陵,西南东三面临松花江,当时被称为东陲第一大城。它曾是满族的重要发祥地之一,在明代时期,因其经贸、文化的繁荣,被称为当时东北“活”的清明上河图。

  努尔哈赤灭乌拉部之后,在其领地改设打牲乌拉府。清崇德年间在打牲乌拉府设置“梅得章京”一职,负责管理属下旗人。到清顺治年间打牲乌拉府正式划归清廷内务府下属。后来也称为“打牲乌拉衙门”或“打牲乌拉总管衙门”。而后这里与江宁(南京)、苏州、杭州齐名,创下了“打牲乌拉三百年”的鼎盛文明。

  这些文明来自贡品,由此说起最为合适。满族王朝迄自东北,视东北为自已的故乡,吉林自然成为贡品的主要产地。打牲乌拉衙门便是专事打牲采捕进贡,上乘裘皮、天然东珠、绿松石、人参药材、各种珍馐鱼肉、名贵山珍、上等猎鹰等,都是贡品范畴。这些贡品除了满足宫廷日常用度,还有更重要的存在。

  在当时,祭天祭祖活动较为频繁,特别受到重视,而且特别隆重,打牲乌拉衙门进献的贡品是主要祭祀贡品。由此可见,打牲乌拉的重要价值。

  但时至今日,很多贡品已不易得,也有一些贡品被当下人追捧,例如乌拉白小米。

  历史中的打牲乌拉总管衙门设在乌拉街十字街东面路北,依照副都统衙门式样修造。有大门3间、仪门1座、川堂3间、大堂5间。看其旧址,曾经的遗忘在其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,想象这里曾有的忙碌和繁华,就会心潮澎湃。只是再美的东西,也会留下历史的痕迹。

  打牲乌拉就如旧址一般,很多东西都被吹散,但其展示的古老满族人的生活方式和一些技艺,终究有迹可循。

  据红学家分析,《红楼梦》第五十三回“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”中,乌进孝送给贾府的年货单列出的几十种特产,绝大多数都能在“吉林岁贡单”中找到。甚至有红学家认为,书中的黑山村,实际上暗指打牲乌拉衙门。

  这便是打牲乌拉在历史中无可取代的地位。

  当下,打牲乌拉文化被重视,很多部门开始加大对打牲乌拉文化的研究。几乎被遗忘的乌拉街,也变得热络起来,而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,越来越多的聊起曾经,并主动收集那些被渐渐吹开的记忆碎片。

  未来,打牲乌拉文化将带来的惊喜无法预知,但相信足够熠熠生辉。

  (编辑/李明泽)

,